国家计划内普通高校 全国统招代码 :14111
厦门市政府重点支持升办本科院校

南洋学子当自强, 不惧艰险闯天路

当前位置 : 首页 > 榜样师生

南洋学子当自强, 不惧艰险闯天路

* 来源 : 党政办 * 作者 : 党政办 * 发表时间 : 2020-12-11 * 浏览 :62

那是春暖花开的南方海岸, 那是风霜雪雨的川藏天路、 新藏荒原……滚滚车轮带着我, 一步步向上爬着。 其间, 我遇见了少年的梦想与热爱, 也拥有了一个男人应有的独立和顽强。

他叫叶建凡, 网名 “大叶“ , 90 后莆田男孩。 13 岁那年, 因为捣鸟巢而爬上高压电塔, 不慎触电, 从高处坠落, 导致双手被部分截肢。“从医院回家后, 我心情无比暴躁和痛苦, 无法接受自己没有双手, 轻生的念头无数次浮现在脑海。在这期间, 妈妈的爱让他 “苏醒。 休学的一年里, 他慢慢地接受了 这个事实。


到高中, 经过努力, 叶建凡已经能够生活自理。2010 年, 他以高出录取分数线 80 分的成绩考入厦门南洋学院商务日语专业。他专业成绩优秀,参加了全省高职日语演讲比赛, 也热爱运动,百米能跑进11 秒 8, 足球踢得尤其好, 是南洋学院校足球队的主力后卫, 和团队一起赢得了厦门高校 ( 高职院校)足球赛的冠军。

能重新写字, 已是断臂三年后了。 在这三年里他试过胶带、 橡皮筋各种办法, 直到有一次他拿篮球腕带套着断臂, 咬着笔插入其中, 终于一撇一捺地写出一个 “我 字。 当时的他欣喜若狂, 他知道原来正常人用手能做的事, 只要无比努力, 他也一定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做到。

2013 年, 叶建凡毕业骑行, 从厦门骑至三亚; 2014 年骑行川藏南线;2016 年骑行闯过最具难度和强度的新藏线。

2016 年 8 月, 夜里 23: 00 的西藏阿里, 无边夜色笼罩中, 一个孤单的身影, 一步一个轨迹, 还弓身骑行在海拔 5200 米的马攸木拉山口。 寂黑荒原没有人、 没有光, 天地仿佛只有他自己, 只有剧烈的喘息, 还有偶尔的狗吠惊心, 其担心害怕可想而知。 虽然他失去了双手, 但他的生活充满了阳光与希望, 他用一双断臂抱紧车把, 骑行在荒原深夜里, 跋涉到海拔最高的新藏线上。 此时, 距离他从新藏线零公里出发, 已经整整 21 天。

还记得 4 年前, 他第一次单车骑行踏上征程, 那是在春暖花开的厦门,22 岁的他骑在跨海大桥上, 终点是一个思念的姑娘。 只是普普通通的 40 公里路程却骑了一整天, 骑车对他来说并不容易, 没有双手, 难以控制车把,这一路骑来他不知摔了多少次, 可他没有气馁, 一次一次摔倒、 一次一次尝试、 一次一次努力, 这一切都只是想要表达对姑娘的诚意, 就仿佛真是“漂洋过海去看你

天真少年, 多想像个骑士披荆斩棘地去见思念的姑娘。 没有双手, 他就用双臂抱紧车把; 没有手指, 他就试着把刹车调高 90 度, 用臂压方式来控制。 一次次失败、 一次次坚持, 当车轮终于平稳地滚动向前的那一刻, 他忍不住激动地欢呼: “我做到了!“ 他终于重新快乐起来, 心里却还藏着担忧,这人生终究有一天要自己一个人走, 一旦脱离父母庇佑、 朋友帮助, 他真能一个人面对偌大的世界和生活琐碎吗?

2013 年毕业临近, 这焦虑开始愈发强烈。 他又想到了骑行, 这一次目标是另一片海。 从厦门骑行去三亚, 他从没一个人骑过 1500 公里的漫漫长路, 但他迫切想知道, 一旦遇见问题, 自己能否独自应对? 阻力很大, 更没有人愿意与他同行, 渴望独立的少年还是毅然上路了。 这一路他怕的不是摔车吃苦, 而是车坏了, 如果车坏了, 他一个人要怎么修? 骑经闽南山区, 自行车爆胎。 对他来说拆卸轮胎已很费劲, 用铁片磨内胎这种需双手配合的事, 更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困在野外, 摸索了两个小时, 他才终于借助大腿和石头紧压内胎, 双臂托着铁片, 一点点完成补胎。 过程很困难, 心里却万分欣喜, 一个人去解决在路上的一切问题, 原来他真的可以做到。半个月跌跌撞撞, 他终于站在了三亚的碧蓝海边。 他相信自己能独自骑过长路,也一定能扛得起生活的大旗。 当时他的心里也播下了一颗新的火种, 即: 每个年轻骑行者都梦想的川藏线。

他还记得 2014 年川藏线上, 遇见他这样一个断臂紧抱车把的骑者, 常有司机摇下车窗竖起大拇指。 旅馆的好心人, 也常捧来好吃的, 更有哈达相送。 一个拉着他嘘寒问暖的大妈, 甚至在合影时自顾自地哭了。 其实, 他并不愿意被打上 “特殊“  的标签。 有一次他看见一个七八岁的藏族娃儿, 竟背着一捆将近 2 米高的稻草艰难前行。 小小身板承受着山一样的负担, 那个画面在他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记忆! 这一路他不仅磨炼了意志, 也看到了许多人都默默承受着各自的苦难。 相比之下, 他虽然失去了双手, 但还能在路上飞扬青春, 已是非常幸运了。

2016 年 7 月, 时隔两年再出发, 他最担心的依旧是安全问题。 被称为“死亡天路” 的新藏线, 一座座 5000 米以上的高山, 十几个冰山达坂, 他还能再次坚持抵达拉萨吗? 以为做足了万全准备才出发的第一天, 就迎来了狠狠的下马威, 从新疆叶城零公里直线向上的 100 公里, 直接让骑过川藏线的几个队友全部累到双腿抽筋。 更折磨人的是缺水。 7 月戈壁, 超 50 度热浪, 沿途没有任何补给点。 骑到一半, 他们的水就没了。 头顶烈日, 渴得头晕目眩, 目的地还万分遥远。 路过的好心司机施舍的两瓶水, 简直让他幸福得哭了。 那一天, 咬牙忍着抽筋的痛, 直踩到深夜 11 点, 借着月光, 他才抵达可落脚的矿山。 而 2713 公里的新藏线, 才刚刚起头。

世界海拔最高的新藏线, 真是难于上青天。 前 5 天, 就要从戈壁直上到海拔 5000 米的高原。 每一天都是无尽向上的盘山路, 迅速上升的海拔, 让他高原反应更强烈, 他感觉头都要裂了, 缺氧, 完全睡不着。 白天他依旧要绷紧神经, 控制住更易失衡的车把, 应对各种陡峭地形。 从戈壁到黄土再到雪域, 四季也跟着迅速轮换。 烈日、 狂风、 暴雨、 冰雹、 大雪……温度从50益猛降到零下, 上午还挥汗如雨, 下午却要躲进路边排水渠里避雪取暖。

8 月 15 日傍晚, 他终于抵达拉萨。 路上车子又一次 “罢工了“, 他就这样推着一路掉链子的单车, 一步又一步, 再一次走到了布达拉宫, 仿佛来到久别重逢的朋友面前。 这一次历经 30 天, 720 个小时, 2713 公里。 若是两年前, 他觉得自己也许就搭车了。 但这次他做到了。路很长, 也很难, 但他知道经历过这一次次艰难的人生路, 以后定能走得更远。 那一刻, 他不禁用笑容, 为自己点赞。

他用 13 年的时光, 勇往直前, 飞过绝望, 也飞向了远方!